“湛江孝廉家风”之一 雷州陈昌齐:有千年禄切 无百年观楼

发布时间:2018-09-26 浏览量:15660


“有千年禄切,无百年观楼。”是清朝乾隆年间任翰林院编修陈昌齐为化解雷州禄切村与南田村之间的矛盾而对南田村父老兄弟所说的一句话。

陈昌齐(1743-1820),字宾臣,号观楼,雷州市调风镇南田村人,学识渊博,精通文学、史学、地理,并对天文、医学、书法、历算的研究有高深的造诣。乾隆35年中举人,后又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乾隆37年授编修,参与《永乐大典》勘校,负责《四库全书》天文地理两大门类的编校。是清代广东两大学者之一,被誉为“广东治汉学、朴学第一人”。

调风镇有南田和禄切两村,经常因鸡过界打架、牛入田吃薯叶之类小事,纠纷不断,造成世代积怨甚深,“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禄切村姓王,富甲一方,科第不绝,人多势众,常自恃村大欺负南田村。南田村姓陈,穷乡僻壤,聚落分散,人少力薄,发生争纷,常常忍气吞声。南田村人盼星星、望月亮,希望有朝一日本村能出个大官,报仇雪恨。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南田村陈昌齐,号观楼,金榜题名,乡试中举。次年联捷进士,入翰林,当官京师。喜报传来,全村奔走相告,认为朝里有人当官,大可教训禄切村,修书一封请陈昌齐荣归故里泄心头之恨。陈接信深感事关重大,便返乡一趟。回到村中,他却处处强调两村应和睦相处。在酒席上,他恳切陈词:“关于村事,晚辈认为冤家宜解不宜结,禄切以往欺我,是陋风恶习,固不可取;今吾恃势伺机报复也非理也。何况有千年禄切,无百年观楼”。陈昌齐语重心长的一席话,阐明“村有千年史、人无百年命”的道理,劝导乡亲们以和为贵,不能恃势欺人,令众乡亲心悦诚服。禄切村闻讯,深受感动,对陈昌齐深明事理、秉公办事,敬佩万分。过几天,陈昌齐回马上任,禄切村倾村相送,过去滋事者还跪叩赔礼,抢着挑担背靴,从此两村和解,友好与日俱增。即使到了清咸丰元年(1851年),禄切村出了大官王梦龄,由淮安知府擢升徐州兵备道,禄切村也不记较往事。

两百多年来,两姓和睦相处,相安无恙,成为传颂佳话。禄切村上世纪80年代,还被评为省级“文明村”。陈昌齐“有千年禄切,无百年观楼”的名言在雷州大地流传不衰,成了人们处事处世的金玉良言。

附:陈昌齐的家训

家贫只要用心勤,莫等临时望六亲。

亲友皆因穷处断,无钱骨肉是闲人。

嘱君早起无迟晚,早起三朝当一天。

妻贤岂有家不富,子孝何须要祖田。

时运未来君但守,世间恒有运迟人,

买臣五十方富贵,太公曾作钓鱼人。

若要富贵志三件,戒酒除花不赌钱。

赌钱皆因酒里起,酒到半酣即淫人。

淫人妻子时快乐,不思日后妻淫人。

试问赌钱生影样,卖子换妻赌钱人。


来源:清风竹影网

转自:清风竹影网


  • 1
  • 2
  • 3
  • 4
  • 5